摘要

 

以主旨鏈為基本句法結構之中文句子,使用相當普遍,是中文特有的基本句法結構之一。本文之主要內容在於依據功能語法之文段與語鏈分析原則,舉例分析說明如何掌握中文之主旨鏈結構,以避免使用英文化之中譯句子。既然中文主旨鏈之使用必須要以具上下文之篇章或言談作基礎,我們在英譯中的文句中,若要避免使用英文化之結構,就必須遵循下列幾個基本原則:(一)、某一語句(或字串)之實際意義,須以其在整個篇章(或文段)中,依據上下文及其相關之語用情境所產生之意思,為該語句最恰當之語意;而非以該語句作為單一個體時,所翻譯出來的意義為其語意。(二)、某一語句,是否使用主旨鏈結構,須以其在整個文段中之所在位置來決定。主旨鏈結構,具有承上啟下以使文句順暢之功能,是避免文句英文化之重要結構。(三)、使用主旨鏈之語句,須依據主旨鏈應有之結構法,將已知訊息、或具有全稱或特定指涉意涵之語詞置於主旨語之位置。(四)、一般帶有從屬子句的語句,或有修飾主要子句(或其動詞)之副詞片語,除了表示原因或理由者外,須置於主要子句之前。(五)、儘量避免使用較不易理解之左(前)置「多層次並列修飾詞」之結構,而改用較易理解之右(後)置之主旨鏈結構。

 

一、前言

 

有些以漢語為母語者受英語語法之影響而在其英譯中之作品中常會有使用英文化句子之情形,如「張三的遊記寫得如此的好以至於獲得許多讀者的迴響」。這個句子若與「張三的遊記寫得相當好,獲許多讀者的迴響」比較,前者是英文化的用法,明顯的不如後者來得自然。要避免在英譯中時使用英文化的句子,就必須瞭解並掌握中文之「主旨鏈」(Topic chain)結構。雖然中文之句法有一部分和英文相同,(如SVO的結構),以「主旨鏈」為基本句法結構之中文句子,在口語和書寫中之表現都相當普遍,是中文特有的基本句法結構之一。因此,本文之主要內容在於分析說明主旨鏈結構之特性,並舉實例分析說明如何掌握中文之主旨鏈」結構以避免使用英文化之中文句子。

 

二、中文主旨鏈的基本結構

 

Michael Halliday(1985, 1994)之系統功能語法(Systemic-functional Grammar, SFG) 除了分析語言中之semantic, lexicogrammar, and phonological三個基本層次(strata)之外,還把「文段」(text),如一個「篇章、言談」(discourse),作為分析語言之基本單位。這是因為他認為語言在使用時之基本單位,通常都是具有上下文或情境之篇章(在書寫時)或言談(在口語時),而非不具上下文及情境的單一句子(context-free sentence)。在英語中常用的句子(sentence)是作為分析語言之邏輯結構而使用之單位;因此,衍生語言學派(Generative linguistics paradigm)通常都以句子為基本單位來分析語法。在不涉及上下文及情境的情況下之句子有較固定之語意。因此,具篇章或言談(discourse)結構之文段才是被用來分析在使用狀態下,具有溝通意義之語言的基本單位。功能語法的另外一個派別是Simon Dik的功能語法(Functional Grammar, FG),也是同樣著重語用功能的語言分析理論。若依據這種以溝通時傳遞訊息為語言之主要功能之系統,再以其lexicogrammar來分析,句子,(又分成finite clause和nonfinite clause兩種),之基本組成原素就是Topic + focus (FG) 或Theme + Rheme (SFG),也可被稱為Topic + comment。這樣的語法系統正適合用於分析如中文、韓文或日文這樣的「主旨語突顯」之語言(topic-prominent language);這種語言有別於如英文或法文等「主詞突顯」之語言(subject-prominent language)。但是另又不同於日文之以虛詞wa, ga, e等語助詞(particles)來標示句中主旨語之身份,中文純以語序來表示主旨語之所在。這也就是為什麼中文會被Li & Thompson (1976, 1981)稱為具篇章(或言談)取向(discourse-oriented)之語言,相對於以句子為取向(sentence-oriented)之語言。

 

若以功能語法之概念來說,中文這種鏈狀結構之基本組織成份是「主旨語」(topic)和「焦點」(focus)兩項。也就是說,一個典型的中文主旨鏈是由一個以主旨語為核心和一串(a constituent)或數串描述、說明註解或詮釋該主旨語之焦點訊息所共同組成之語鏈(chain)。這種語鏈,有一些學者稱之為「主旨鏈」,和我們一般所了解的典型英文句子之結構不同,(見Li & Thompson, 1976, 1981)。英文句子之基本結構成份是主詞(subject)和述詞(predicate),其他的字串多半為該主要結構之修飾語。英文句子結構中之主要成份和其修飾語之間有一定的相關位置和連結用的虛詞,如關係代名詞、介係詞和連接詞等。就是因為中文句子中之主要組成成份和其修飾語之間的相關位置和英文之結構法不同(即,左分枝和右分枝之不同),而且中文缺乏(或不使用)如英文句子中常作為連結用的某些虛詞,(如,關係代名詞、complementizer和常作為虛主詞用之there 和 it等),中文句子必須以主旨鏈的形式呈現(Huang 1992)。茲舉例說明如下:

 

例一

李家有三兄弟,分別掌管李氏集團旗下的三個子公司,老大英志掌管專做手機零件代工之建全電子,老二英雄負責集團旗下的建安銀行,老三英華則主管建佳多媒體公司

 

在上面例一之語鏈中,「李家」為該語鏈之主旨語,其他的字串,(含「有三兄弟」),全都是以該主旨語為核心相關之說明,(即其焦點訊息)。如果我們以英文的結構語法來分析上『句』,則該『句』有一些不合英文句法之處。首先我們必須決定該語鏈是由一個具有主從關係的子句組成之複句,還是由數個對等並列的句子所組成之合句。若為一個複句,我們缺少連結主從關係用的虛詞;若為數個對等並列的句子,則每一句都要有完整的句子結構。然而事實卻都不是如此,例如第二串少了主詞「三兄弟」,第三串在「老大」之前應加上「李家的」;其後每個字串之間應用句號或分號,而非逗號。我們也很難選用如英文語法之適當虛詞來連結這些字串。然而,我們仍常習慣的把例(1)當作一個「句子」來看。因此,中文之『句子』的概念和英文之『句子』的概念是不同的。功能語法雖然並不是專為中文而設,卻是適合用來分析中文句法的一套文法。

 

三、構成主旨鏈成份之特殊屬性

 

        既然中文是以主旨鏈為常用之基本句法結構,我們必須更進一步的瞭解這種主旨鏈的常見形式,及其組成成份之特殊屬性。在一個主旨鏈中,如例二,舉凡一個句子中的任何一個語詞,不論是主詞(甲)、受詞(乙)、時間副詞(丙)、地方副詞(丁)、副詞子句(戊)、動名詞片語(己),甚至於整個子句(庚),都可以被置於這個語鏈之首,而當作主旨語。

 

例二

(甲) 那隻狗,是我們家隔壁的,看見他來了,就狂吠不止。

(乙) 那本書,我已經還給他了,你可以向他借。

(丙) ,我想在家休息,不想逛街。

(丁) 台北,今天空氣品質不佳,不適合外出。

(戊) 見過他的辦公室,你就知道什麼叫做「亂」,我這裡還不算太糟吧。

(己) 看電視或上網,雖然不如戶外活動健康,卻是現代年輕人常做的休閒活動。

(庚) 你當時沒有在現場,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也可以作證。

 

        一個主旨鏈中之主旨語可以同時作為其後語串之主詞和受詞等多重身份,而不受如英文句子中之名詞格位原則(case filter)之限制。如在例三中,主旨語「英語系」可以作為前三個語串之主詞,也可以同時是最後一個語串中「引以為傲」之受詞。

 

例三

英語系,在本校雖不是人數最多的大系,但是實力堅強,且一向表現優異,我們都引以為傲。

 

        我們必須瞭解,這些主旨化(topicalized)的語鏈,若要有真正溝通時的意義,就必須要有能夠符合這種結構的上下文或情境。缺乏這種前置假設,這些語鏈的語意都會有模糊不清之處。例如,當我對您(讀者)說「那本書,我已經還給他了」時,您並無法知道「那本書」所指的是哪一本書,您也不知道這個「他」是指誰。當我在談話時,之所以會把「那本書」置於語鏈之首作為主旨語,是因為我假定我們之前談論過「某一本書」,而您知道「那本書」所指的是哪一本書。否則的話,您因不知道「那本書」是指哪一本書,就自然會反問道「你說的是哪一本書啊?」如果我們的談話沒有這個前置假設的情境作基礎,我在一開始談話時,就必須說「我前天向你爸爸借了一本書。那本書,我已經還給他了。」換句話說,「那本書」之所以會在後句中被挪移至語鏈之首當作主旨語,是因為加上前一句而具有足夠的上下文而形成的。由此我們知道為什麼中文主旨鏈之使用必須要以具上下文之篇章或言談的文段(text)作基礎了。也正因主旨鏈之結構經常被使用,中文(或漢語)就被稱為具篇章(或言談)取向(discourse-oriented)之語言。

 

        再進一步的分析,我們知道主旨語,如上述之「那本書」,在語意上必須是代表已知的訊息(given/old information),而語鏈中其他的字串則代表說明或描述該特定之已知訊息的「新訊息」(new information)。我們在進行實際的溝通時,個別語句結構基本上都是以「已知訊息」接「新訊息」的順序持續進行的,直到另一個新段落開始,才會以「新訊息」為語句的開端。我們再以例一之語鏈說明如下:

 

例一

李家有三兄弟,分別掌管李氏集團旗下的三個子公司,老大英志掌管專做手機零件代工之建全電子,老二英雄負責集團旗下的建安銀行,老三英華則主管建佳多媒體公司

 

在這個簡短語鏈之中,「李家」,為本語鏈之主旨語,雖有特定指涉,但是該特定指涉為新訊息,聽者尚未之其指涉為何,因為這是一個新語鏈的開始。「有三兄弟」則,依據規則,為本語鏈之焦點訊息部分,是無特定指涉的新訊息。在此之後,「三兄弟」已經成為具有特定指涉的舊訊息,並與隨後之語串「分別掌管郭氏集團旗下的三個子公司」這個新訊息互相搭配。接著,「老大」、「老二」和「老三」都是前面已經提到過的舊訊息。這三個語串的其餘部分,即三個公司,則為分別與其舊訊息(三人)搭配的新訊息。

 

        在一個文段之中,常被挪移至主旨語位置而形成具有特定指涉的已知訊息之情況有下列兩種:(一) 該事物在此文段之前文中曾經被提到過者;(二) 未曾在前文中被提到過,但是被說話者假定為與聽話者彼此所共知之事物;這又包含三種:(1) 為說話者與聽話者在此段談話之前已經提過之共知事物。例如某甲問某乙說:「電話打了沒?」若這是某甲之前交代某乙去做的事,某乙即不會質疑而直接回答有或沒有;但是如果雙方之前未曾針對此電話有過交談,或某乙忘記了這件事,他就會反問道:「你指的是什麼電話啊?」(2)為說話者假定為一般人應知之常識性事物;例如在火車上服務人員會叫賣道「便當、飲料、礦泉水需要嗎?」乘客們,在當天是第一回聽到這句話,與服務人員也不認識,但卻不會質疑所聽到的「便當、飲料、礦泉水」是指哪些特定的「便當、飲料、礦泉水」,因為那必定是火車上所賣的,這就是聽者可以用常識判斷的(特定)認知或指涉內涵。(3) 在談話之當下情境中為彼等此共同所見之事物。例如,我剛走進室內看見阿玲正在吃柚子,就問道:「好吃嗎?」她就回答說:「很好吃!」此時即使彼此沒有把這個主旨語說出來,也不會有任何誤會。這是因為當下的情境使得所言之事物自然成為雙方所共知之特定事物(或指涉)。

 

四、其他與主旨鏈相關語法之次結構用法

 

        中文句法中還有兩個與主旨鏈相關但有別於英文之結構。這兩種主旨鏈之次結構須使用得當才能有自然順暢的主旨鏈。(一)為左分支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結構,(二)為從屬子句須前置之語序。我們分別說明如下:

 

(一) 左分支之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結構

 

所謂「左分支修飾詞結構」,即中文之修飾詞通常須置於受修飾詞之左側(前)。例如在一個名詞片語「這種樹的樹根裡的寄生蟲的」之中,「卵」是受修飾的詞頭,其餘的修飾詞須置於「卵」的左側。所謂的「多層次並列修飾詞」即如上例中,修飾「卵」的形容詞有三個層次,即「這種樹的」、「樹根裡的」和「寄生蟲的」三個層次。這是有別於如英文之「右分支之修飾詞結構」的。例如,上述之多層次並列修飾詞在英文之中則成為 “the eggs of the parasites that live in the roots of this kind of tree”。英文之中的多層次並列修飾詞有時可以改為左右並置之結構。例如上述之名詞片語可以改為 “the parasites’ eggs that live in the roots of this kind of tree。左右並置之修飾詞可以減低因層次太多而造成的理解上的困難。在使用中文時,我們則可以用主旨鏈之結構替代多層次並列修飾詞之結構,以使文句自然順暢且較容易理解。因此,上例可以改譯為「這種卵,是住在這種樹的樹根裡的寄生蟲的」,或是譯為「這種卵,是一種寄生蟲的,這種蟲住在這種樹的樹根裡」。兩者都使用了主旨鏈的結構,而把「卵」的限定語意內涵(definiteness)經由挪抬前置而表現出來。但是前者還是在focus部分的語串中用了三個層次並列的修飾詞。而後者則在結構上將較長的、三個層次並列的修飾詞變成了兩段。何者較為恰當,仍須視上下文才能確定。

 

        中文裡的左分支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結構所造成的問題是,當修飾詞比較長或層次比較多時,須將受修飾的詞頭置於遠端的右側,且修飾詞之層次達三個時,會比較不順口而且難以理解。主旨鏈的結構則有將修飾詞右置之功能。因主旨鏈結構將主旨語前(左)置,符合語言在溝通時將舊訊息前置之法則,即Topic + focus之結構,有助於理解;右置的語串又有將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結構分段拆開的功能。因此,主旨鏈的結構有助於語句的自然順暢,並能在閱讀時減低對其理解的難度。例如,在下面的引文中(為了方便說明,我將之標示成從(1)至(12)的字串),第(1)到(8)個字串是主詞,第(9)和(11)個字串是動詞,其餘則為受詞。本句之主詞是一個不定詞片語,其中第(8)個字串「領導集體」是具有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的詞頭。第(2)到(7)個字串就是這種六個層次並列的修飾詞,共同修飾「領導集體」這個詞頭。這一長串並列的修飾詞使得這個句子不容易理解。

 

例四

(1)怎樣把各級領導班子建設成為(2)政治上成熟堅定,(3)具有現代意識與國際眼光,(4)能夠駕馭市場經濟,(5)善於治國理政,(6)勇於開拓創新的(7)堅強(8)領導集體,(9)關係到(10)“十一五”規劃的順利實施,(11)關係到(12)黨的事業的興旺發達和國家的長治久安。(中國人大網2007)。

 

然而,怎麼樣的結構才是比較容易理解的呢?那正是本文所討論的主旨鏈結構。依據此結構,上述句子可以分成兩階段說明其改變如下:

 

()

我們要(1)把各級領導班子建設成為(2)政治上成熟堅定,(3)具有現代意識與國際眼光,(4)能夠駕馭市場經濟,(5)善於治國理政,(6)勇於開拓創新的(8)領導集體;(1)怎樣建設成這個(7)堅強(8)領導集體,(9)關係到(10)“十一五”規劃的順利實施,關係到黨的事業的興旺發達和國家的長治久安。

 

上面第(一)段是把原文冗長之單一句分割成兩個獨立子句,但仍不是主旨化的結構。

 

           (二)

(1)把各級領導班子建設成為(7)堅強(8)領導集體,(9)關係到(10)“十一五”規劃的順利實施,關係到黨的事業的興旺發達和國家的長治久安。這個領導集體,須(2)在政治上成熟堅定,(3)具有現代意識與國際眼光,(4)能夠駕馭市場經濟,(5)善於治國理政,(6)勇於開拓創新。

 

第(二)段的第二句就是一個主旨化的結構。其中這個領導集體就是其後第(2)到第(6)個字串之主旨語。這一段,特別是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的部分,相對的比前兩段容易理解。這個影響理解難易度的問題在黃(2006, p152)文中也討論過,讀者可自行參考。

 

(二) 從屬子句須前置之語序

 

        黃(2006)與Wang (2006)曾討論中文之從屬子句多半須前置之語序規則。Wang (2006)提到唯表示原因或理由之從屬子句,作為補充說明之用,則也可以置於主要子句之後。事實上,中文表示條件的副詞片語也須前置。茲分別舉例說明如下:

 

例五

We are still friends after all our differences.

我們儘管有許多不同之處,仍然還是好朋友。

 

例五原文的副詞片語 “after all our differences” 可以譯成「我們儘管有許多不同之處」。在中文之譯文就變成副詞子句,而且必須置於主要子句之前。此句之主詞「我們」必須挪移至主旨語之位置,主要子句之主詞才可以省略。否則就會成為「儘管我們有許多不同之處,e仍然還是好朋友」。此句之e在指涉上雖然仍可與前句之主詞「我們」連結,e仍然有作其他解讀之可能,如用「我們的家人」替代而有不同的指涉。將「我們」挪抬為主旨語才是最佳的結構。

 

例六

You know the reason Mother proposed not having any presents this Christmas was because it is going to be a hard winter for everyone; and she thinks we ought not to spend money for pleasure, when our men are suffering so in the army.” (quoted from Part one, Chapter one of Little Women by Alcott, Louisa May)

你們該知道母親之所以提議這個耶誕節我們不買禮物,是因為我們將會有一個艱辛的冬天要過。她認為,我們的男人們正在軍隊裡受苦受難之際,我們不應該把錢花在享樂上。

 

        例六譯文的前句有表示原因之副詞子句;該子句可以置於主要子句之後。而後句中表示時間之副詞子句,則有別於英文之語序,則必須置於主要子句之前。

 

例七

Such a scheme, if practicable at all, would instantly degenerate into a military despotism; but it will be found in every light impracticable.

(quoted from  Federalist Papers Authored by Alexander Hamilton by Hamilton, Alexander,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freedictionary.com)

這樣的體制,即便是實際可行,也會立即轉變為軍事獨裁;但是,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它都是不實際的。

 

在例七中,原文前一句之語序與中文之語序相似,比較特別之處在後一句。在後一句中的in every light是一個表示條件的副詞片語,因此依照中文語法之規則須要放在主要子句之左方。雖然我們以「這樣的體制」為主旨語,但是前後兩個字串是由可連接完整句子的對等連接詞「但是」(but)連結,且受副詞片語「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之區隔,使得後一串無法直接與前一串共用一個主旨語,而必須使用代名詞「它」與前面之主旨語相呼應。該副詞片語和一般的從屬子句之用法一樣,必須置於主要子句之前。但是,即使如此,後一句還是間接的以「這樣的體制」為主旨語,因為「它」的前置詞正是「這樣的體制」。

 

 

五、應用中文主旨鏈句法結構之翻譯示例與解說

 

在瞭解了這些常用的中文結構之後,我們再來談如何在英譯中時避免使用英式的中文句子。茲分別舉他人已經譯成之例子說明如下:

 

譯例一[CTH1] 

【原文】

We must be willing to get rid of the life we’ve planned, so as to have the life that is waiting for us. by Joseph Campbett.

【原譯文】

要有放棄我們計畫中的生命的意願,才有可能擁有等在前面的生命。

【問題解析】   

  1. 沒有主旨語,因為此句泛指一般人,可以把「我們」當作主旨語。
  2. 沒有使用主旨鏈結構,「我們計畫中的生命的」為多層次並列修飾詞,顯得不順口。多層次並列修飾詞結構是英文之句法結構。雖然英文之修飾詞在詞頭之右方,而中文之修飾詞在詞頭之左方,中英有別;在中文中,仍然要避免使用多層次並列修飾詞之結構,而改用「主旨鏈」的方式來表示。
  3. 「等在前面的生命」為按英文字面語意直譯造成的英文化用法,須上下文整體讀通,一併考量。可以改為「未來的人生」。
  4. 「計畫中的」是誤譯,應改為「計畫好的」。
  5. 以「意願」當作前句的「focus」,誤解原文,「life」才是原文中的「focus」。
  6. 把「life」直譯為「生命」,不夠自然,譯成「生活」或「人生」比較接近原意。

 

【修改後譯文】

我們要願意放棄規劃好的人生,才可能擁有未來的人生。

【譯文解析】

「我們」為主旨語,「要願意放棄規劃好的人生」與「才可能擁有未來的人生」為語鏈中作為focus的字串。本語鏈相對的較短,且主詞與主旨語相同,因此

主旨化現象不明顯。

 

譯例二

【原文】

Plans are only good intentions unless they immediately degenerate into hard work. by Peter Drucker.

【原譯文】

計畫只是良好的意圖,除非立刻退化成辛苦的工作。

【問題解析】

  1. 譯文之結構是依照原文直譯而來,非中文主旨鏈之結構。其表示「條件」之子句排在主要子句之後面,違反中文之慣用語序排列規則。
  2. 把「degenerate into」譯成「退化」,變成「退化的計畫」之用法,違反字詞搭配之規則。

 

【修改後譯文】

計畫,除非能立即轉變為艱辛的任務,否則只不過是良好的企圖而已。

【譯文解析】

此處「計畫」是本語鏈的主旨語。後面這兩個字串須依照中文之語序規則,以表示「條件」之子句放在前面。「否則」為搭配中文「除非…否則」之句型用語,也可省略不用。

 

譯例三

【原文】

Just because something doesn’t do what you planned it to do doesn’t mean it’s useless. by Thomas A. Edison.

【原譯文】

就是因為某些事不按照你的計畫進行,並不表示它們就沒用。

【問題解析】

  1. 譯文之結構是依照原文直譯而來,非中文主旨鏈之結構。
  2. 此句依照英文之結構以第一個字串「就是因為…」為後面的字串「並不表示…」之主詞;主詞過於冗長,使得譯文不易理解。
  3. 缺乏它應有之主旨語或主詞,後面的語串有與前面一串失連之感。
  4. 譯文把 “something” 譯成「某些事」,把 “it” 譯成「它們」,與原文不符。

 

【修改後譯文】

1. 有的事情,即使沒有按照你的計畫進行,也不表示它是沒有用的。

2. 不要因為某些事情沒有按照你的計畫進行,就以為它是沒有用的。

【譯文解析】

這(1)和(2)兩句語意相同,其主要差別在於:譯文(1)以「有的事情」為主旨鏈之主旨語,是較道地的中式結構;而句(2)沒有主旨化,是較為英文化的結構。

 

六、結語

 

從以上各段之分析與討論,我們知道,中文主旨鏈之使用必須要以具上下文之篇章或言談作基礎;主旨鏈及其他相關結構具有使文句自然順暢、容易理解之功能,我們在英譯中的文句中,可善加應用。若要避免使用英文化之中文結構,就必須遵循下列幾個基本原則:(一)、某一語句(或字串)之實際意義,須以其在整個篇章(或文段)中,依據上下文及其相關之語用情境所產生之意思,作為該語句最恰當之語意;而非以該語句作為單一個體時所翻譯出來的意義為其語意。(二)、主旨鏈結構,具有承上啟下以使文句順暢之功能,是避免文句英文化之重要結構。但是某一語句,是否使用主旨鏈結構,須以其在整個文段中之所在位置來決定。(三)、使用主旨鏈之語句,須依據主旨鏈應有之結構法,將具有全稱、特定指涉,或已知訊息意涵之語詞置於主旨語之位置。(四)、一般帶有從屬子句的語句,或有修飾主要子句(或其動詞)之副詞片語,除了表示原因或理由者外,須置於主要子句之前。(五)、儘量避免使用「多層次並列修飾詞」之結構,而改用主旨鏈之結構。若能善用主旨鏈結構,文句就會顯得更順暢自然而且容易理解。

 

 

參考文獻

Halliday, M.A.K. 1994.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Second Edition, London: Edward Arnold.

Huang, C.T. 1992. Topic-Prominence and Morphosyntactic Parameter in Chinese.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nn Arbor, MI: U.M.I.

Huang, May. 2007. 名人談計畫,科見美語雙月刊雜誌,Vol. 217. Aug 1, 2007.

Glossary of Systemic Functional terms, Christian Matthiessen. ELM, Macquarie University
iii/1997. http://minerva.ling.mq.edu.au/resource/VirtuallLibrary/Glossary/sysglossary.htm

Li, C. and S. Thompson. 1976. “Subject and topic: A new typology of language.” In Charles Li, ed. Subject and topic.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457-489.

___________________. 1978. “An exploration of Mandarin Chinese.” In Winfred P. Lehmann, ed. Syntactic Typology.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23-266.

___________________. 1981. Mandarin Chinese: A functional reference grammar. Berl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Systemic-Functional Linguistics Information Site, http://www.isfla.org/Systemics/

Wang, Yu-Fang. 2006. The Information Structure of Adverbial Clauses in Chinese Discourse, Taiwan Journal of Linguistics, vol. 4-1.

Wikipedia. http://www.wikipedia.org/

中國人大網, 2007,努力建設負責任、幹事業、求實效的領導班子。  http://www.npc.cn/zgrdw/common/zw.jsp?label=WXZLK&id=357921&pdmc=1127,2007年02月08日

黃春騰2006Spectrum, vol. 1. pp139-159. 台北,文鶴出版社。


 [CTH1]以下四個英譯中例子引自「科見美語雙月刊」。

Huang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